张喻和李涂孩子的出生,非常突然。

    李涂算是那种爱提前做准备的人了,在预产期前半个月,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带张喻去医院候着了。李涂上班也尽量不去公司。只有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时,他才会去一会儿。

    突然就突然在,事情就发生在李涂去公司的这一会儿。

    李涂在路上,手机突然响了,看到自己岳母的号码时,他就预料到了什么。开车往回赶了。

    果然一接,就听见张母说:“张喻羊水破了,要生了。”

    李涂说:“告诉张喻别怕,我一会儿就到。”

    接着又打电话给公司,几十号人等着他开会。李涂道歉:“浪费各位的时间了,我太太即将生产,今天的会议取消。”

    他听上去,似乎还很有条理,很冷静不是?

    但几位已经当了父亲的老油条不这么认为,哪有准备当父爱的时候有人能冷静的。笑着安慰道:“李总,别紧张。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到时候一定要先关注李太太,可别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孩子给夺走了。”

    李涂诚恳听了建议,他在孕期一直陪同着张喻,能感受到她的不容易,孩子再重要,也不如张喻重要。

    李涂赶到医院时,正好换了无菌服进去陪产。

    张喻在看到他之后,要放心很多。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你来了。”

    李涂看她满头大汗的狼狈模样,只有心疼,一句多余的话也说不出来。他上前握住她的手,让她有安全感点。

    他永远都会陪在她身边的。

    很奇怪,只要李涂在,哪怕他什么也不说。张喻就是觉得很安稳,也没有那么害怕了。哪怕她痛的哇哇大叫,心也是稳的。

    李涂看上去,远比她要慌乱多了,她叫一声,李涂的脸色就白一点,看上去都快要虚脱了。慌到不行,还要强装镇定,说:“张喻,没事,我在呢。”

    张喻是没什么力气说话,不然非得回他一句,你看起来可比我要慌张多了。

    半个小时后,孩子呱呱坠地。于是小李就这么出生了。

    小李是一个漂亮的女宝宝,张父张母稀罕得不行。

    李涂则是一直陪在张喻身边。

    张喻打量他几眼,说:“哎哟,还掉眼泪呢。”

    李涂:“……”

    李涂这辈子几次哭,都跟张喻有关。男人结婚了,就更感性了。看见她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就忍不住心疼。

    “李涂,没事,来,亲一个。”张喻没有动,李涂自己就凑过来了。

    李涂亲亲她,鼻尖酸涩,说:“这段时间我一定给你养得白白胖胖的。”他怜爱的抚摸着她短短的头发。为了方便打理,她婚后就把头发剪短了。

    很多事情护士能做,他也还是亲力亲为,觉得都他自己来更细致。张喻整个月子,极其舒坦。李涂的工作,基本上是在月子中心里做的。他置办了一张办公桌,方便工作的时候,也能照顾好她。

 

章节目录

温知羽霍司砚顾时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温知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知羽并收藏温知羽霍司砚顾时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