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没记错,这几位都是先帝的庶出血脉,他们哪里是贺喜,分明是个个不怀好意才对。”

    姜云姝把信纸扔进炭盆,确定烧得干净才往沈云初那走了趟。

    方才沐浴的时候她仔细想过了,大哥哥和齐二姑娘这事并非没有周全的办法解决。

    但前提是,大哥哥得豁得出去。

    沈云初跪的太久伤了膝盖,至今还下不了床,见姜云姝过来,他连忙正冠,又拿了被子将伤腿盖住。

    “阿姝回来了,路上可还顺利?”他满面含笑,看起来依旧是那个清风霁月的翩翩公子,唯有眸色微沉,藏着沉重心事。

    姜云姝恼他不知保重身体,蹙眉问:“大哥哥这伤,大夫怎么说?”

    “没什么大碍,再疗养些时日就好。”

    “大哥哥怎么这么傻,做了这么多年生意,就不知道迂回些,怎么非要和外祖母对着干。”

    “惹祖母动怒,是我之过。”沈云初道:“但我与蓉儿以互许终身,我绝不能负她。”

    “沈氏家业颇大,上上下下几百口人需要照拂,外祖母也是顾虑良多,你莫要怪她。”

    “说的什么傻话。”沈云初苦笑:“我知祖母难处,却以性命逼迫祖母点头,是我的错才对。”

    姜云姝心里清楚,大哥哥自幼养在祖母身边,耳濡目染之下,每行一步必定算计良多。他既知有错,却依旧选择如此,定是很喜欢那位齐二姑娘。

    感情这事讲不得理智,她也不大想细究根本说什么对错,只想着如何才能替大哥哥圆满了这段姻缘。

  

章节目录

姜云姝萧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腰缠万贯后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腰缠万贯后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并收藏姜云姝萧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