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李翊不止一次说过要娶陆晚,可她因为种种顾虑,都未正面回应过他。

    可这一次,她却主动开口说出了这句话。

    她声音很轻,似被岚风一吹就散了,可一字一句,却重若千金般,深深烙进了李翊的心里。

    心神激荡,李翊嘴角飞扬,伸手将她搂进自己怀里,裹进他的披风里。

    “方才风大,本王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他擦着她的嘴唇,轻呢哄着她。

    两唇轻轻触碰厮磨,有着无尽的缱绻。

    陆晚红着脸娇羞道:“好话不说二遍,殿下没听到就不作数了。”

    “你敢!”搂着她的手一紧,李翊霸道的锁紧她的身子,双唇也覆了下去,尽情索取。

    陆晚攀着他的肩膀,踮起脚尖回应着男人的热烈。

    感觉到她的热情,李翊心绪如那初升的朝阳般,越发澎湃起来。

    双眸似映进了红日,闪着惑人的欲望。

    “本王想要你……”

    他附在她耳边低语,似征求,又似在命令,“本王还要让你替我生个女儿……”

    说罢,不等陆晚回话,已是一把抱起她,大步朝着马车里走去。

    陆晚靠在他怀里,星眸迷离的看着头顶男人俊逸坚韧的脸,心神陶醉。

    她勾着他的脖子问他:“为什么是女儿?”

    “因为女儿像你,本王爱之入骨。”

    说罢,他将她紧紧揉进怀里,似要揉进他的身体里……

    情炽浓烈,似天地相和,如水乳交融,一切都恰到好处,水到渠成……

    马车晌午时分离开山顶,李翊没有直接送陆晚回常华寺,而是带着她去了山脚的一个小镇。

    此时,正是午饭时分,两人闹腾了一上午都饿了,陆晚更是又累又饿,下马车时腿直打哆嗦。

    两人都戴了幕篱,寻了镇上最好的饭馆,要了间包间,入内用膳。

    等上菜的空隙,陆晚歪在窗台下的软榻上歇息,她眼皮都睁不开,但脸颊却红润透亮,如刚从水里洗过的密桃,香甜诱人。

    李翊却神清气爽,他挨到她身边坐下,替她轻轻揉着腰。

    “我已令长亭给兰草带了去酸痛的药包,等下回去,泡个药浴,就会好一些了……”

    “避子汤,以后不许再喝了……”

    陆晚闻言,心里微微一窒。

    其实自与他在邵县互通心意后,两人在一起,事后她没有再服避子汤,可身体也一直没有反应。

    上一世,她也是极难有孕,为此,聂湛四处寻了无数偏方,最后才让她怀上孩子。

    而这一世,她先前根本没想过结婚生子,所以每一回与他在一起,事后都喝了避子汤。

    沈植也提醒过她,她本就身子寒凉,不易有孕,不宜再沾寒凉之物。

    可避子汤喝了那么多,如今想怀孕,只怕很难……

    看着男人眸光里的热切,她挤出笑来,故做轻松的问道:“殿下就这么想要女儿?”

    李翊不疑有它,正色道:“儿子当然也要,但要先生女儿,这样以后她就是家里的孩子王,没人敢欺负她,而她可以名正言顺的教训弟弟们……”

    陆晚听着他的话,眼前已经能想

章节目录

裙下臣(陆晚李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恩星小说只为原作者李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翊并收藏裙下臣(陆晚李翊)最新章节